失败了

          昨夜一个朋友打电话给我。两次。第一次张惶不知所措,只说“就是想给我打电话”,似乎很紧张。我听他讲话,却觉得很快乐,无事时被挂念让我觉得自己是重要的是被需要的。第二次作树洞小姐,听他发牢骚,每次很累的时候,他都求助于我,想到“无事不登三宝殿”,嘲讽自己自私敏感。
        早上给他道早安,发现他又没好好休息,多次这样,让别人担心却不照顾自己。想和他说自己不可能一直陪着他,下次再这样就挂电话了,但好像没说清楚呐。小花生气了吗?虽然再看《非暴力沟通》,但无法有一颗体谅所有人的心就于事无补。

评论

© 信宿尹羊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