应酬

       早在月初的时候就想写。

       被父亲单位的领导请去吃饭。莫名其妙地给一位自己并不熟知的老师庆生。不知是出于什么用意而被邀请,姑且作为一种善意的不带任何成人世界心思的相邀。

      说来有些言过其实的刻意赞美也不会让人心生过多愉快,不过笑笑,心想也许是不知如何表达自己的感受所以才会显得用力。后来与一群师弟师妹吃饭。各人有各人的脾性。D从容自然,还是很多年前我见她的那副模样,想到她小小年纪就在异地过得独立自主,养成这样的性格是理所应当的,或者说,正是这样的性格使她无论处于何种境况都自有一份自信。P与记忆中已不太相似,说话间带有异地口音,软软糯糯,女子家的娇嗔似有若无,虽然不太习惯,但也并不讨厌,没变的是,悠游于众人之间左右逢源的能力还是那么强,全程主导话题,也并不显得强势。还有一个初中生,尽管不认识除P之外的任何人毫不怯场,言语之间多少有些叛逆、骄纵,谈到之前她们学校自杀的一名学生,也多是对死的轻浮。

      另有三个师弟。L从以前碧玉一样的人儿变成了一个长不高的青春期男生,羞涩没变,只是应该叫别扭了,全程没说三句话,似乎有些闷骚、猥琐的气息。他的朋友倒是放得开,说话自然,也算健谈。

      后来去唱歌。L的爸爸说征求我们的意见。一开始众人似乎都有些不情愿。我说自己不想去,这样却是幼稚了。从他的眼睛语气中都可看出不满,也没想到大家都同意去。仔细一想也是,各位要么是在各种应酬中成长起来的,要么性格也是喜欢热闹或是不怕表现的人,只我一个,既不喜也胆小。

      坐车的时候肚子发疼,直到唱完歌也是不太舒服。包厢里冷气逼人。要敬酒、吃蛋糕,很不舒服。父亲自然不会因为我折了领导的面子,假意问我能否坚持,无非是想等我说可以坚持,说出口的那一刹多少有些想哭的感觉,可看父亲的神态竟似在说“就知道自己没猜错你肯定没什么事,还好不用我去跟领导添麻烦”。人人都爱社交场上落落大方,举手投足皆得体,不惧唱歌跳舞,笑容美,七窍玲珑的好女子。我,委实羞怯自卑,真叫人拿不出手。

     可是也会想,果真如一位老师所言这世界就是如此吗?说应该说的,做应该做的,成为讨人喜欢的人。什么又叫应该和不应该。怎样去讨人喜欢。

      看L的爸爸把寿星、各位看官都照顾得服服帖帖,早已把他定义成了人精。摸爬滚打数十年,人心早已摸透,也知道如何讨得欢心。可惜L却与爸爸表现得截然相反,那样想隐藏在黑暗里。真不知道他平时如何与父母相处,会有很多冲突吗。我与父亲经常陷入一种难言的沉默和无声的对峙。

       朋友X也渐渐表现出渴望融入集体、渴望表现自己、渴望得到朋友圈的关注赞美鼓励的特点。只有我,仍在做艰辛的和自我的抵抗。从始至终我都在怀疑自己所承载的究竟是特殊还是怯弱,是一种天性还是经过粉饰的病态。原地打转。

评论

© 信宿尹羊 | Powered by LOFTER